神的意志和人的意志 – 司布真

司布真讲道第 422 号
1856 年 4 月 20 日安息日早晨

罗马书9:16:据此看来,这不在乎那定意的,也不在乎那奔跑的,只在乎发怜悯的神。
启示录22:17:……愿意的,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。

许多世代以来,分裂基督教会的重大争论,归根到底是围绕在“意志”这个困难的问题上。毫无疑问这场冲突给基督教会带来了极大的伤害。但我也要说,这里面也载满了不可估量的益处,因为它把上帝宝贵的真理推到基督徒的面前,没有它,这些真理可能还藏在阴影中。我认为基督教会能更明显地看到人的责任和神的主权这两大教义。因为有一群意志坚定,精明的人,他们为了高举主权而牺牲了责任。另有一类热心有益的人,高举并维护人的责任,却常牺牲了神的主权。

我想就人有限的思想而言,争论是有益处的。因为教会本性的懒惰需要一种健康的刺激,来激发她的能力,促使她奋发图强。在流动的真理溪流中,鹅卵石因摩擦而变得光滑。我们当中有谁愿意废除一条总体效果是好的自然规律呢?我为今天如此多的人反对的“宗派主义”而自豪,因“宗派主义”是我们的敌人来黑化一切坚定宗教信念的谎言。我发现这术语也适用于各种基督徒,无论他持守哪种观点,如果他是热心的,他就马上成为一个宗派主义者。愿宗派主义成功,让它继续兴旺,因为哪天它停止了,我们就要向敬虔的能力说再见了。当人不再持守自己对真理的看法,不再坚定不移地持守这些观点,那么真理就要飞走了,错谬就要独掌大权了。这的确就是我们敌人的目的──以攻击宗派为掩护,来攻击真正的信仰。倘若可以,他们会把它赶出地球。

在激烈的争论中,我再次强调争论确实是健康的。对我们是大有好处的,叫我们晓得错误是基于两个原因而产生的。

一些弟兄完全忘记一方面的真理,然后接着他们在其他真理上又走得太远。我们都瞎了一只眼,常像战场上的独眼将军,把望远镜放在那只盲眼上,然后抱怨说看不见。我听一个人说,他跪着通读了三十四次圣经,但却未看到圣经上有拣选一词。我想他看不到是很自然的,跪着是一种很不舒服的姿势,也许苦修的迷信会剥夺人运用理智的能力。况且为了通读三十四遍圣经,他可能读得太匆忙,结果不知道自己在读些什么。也许他在做梦把《鲁滨孙飘流记》当作圣经,又把望远镜搁在那只瞎眼上。我们中的很多人也是如此。因我们不想看到一个上帝的真理,所以说看不见。

另一方面,其他人过分的强调个别真理。他们说,“这很好。哦!太宝贵了。”然后,他们以为它就适用于任何方面,认为这是世上唯一的真理。你知道太多的称赞往往会坏事。一种良药虽对某种疾病的治疗有特效,却因某位江湖医生包治万病的夸口而被医生彻底轻看。因而对个别真理夸大的称赞会引致它受蒙羞。神的真理就这样四面受敌,一方面因弟兄拒绝正视真理,另一方面他们又对所见的夸大其词。

你有没有在花园里见过一种镜子,当你走到它们跟前,你发现自己的头比身体大了十倍。或者你换一个位置站着,你的脚畸形般大而身体却很小。这是一种很机巧的玩具。但我要惋惜的是,许多人用这种玩具的模式看神的真理。他们夸大一个基本真理大到它畸形,又缩小淡化另外一个真理,直到完全被忘记。

在我今早所讲的话中,你可能也会发现我所指出的这种疏忽,乃是人类的通病。并且会怀疑我也再过分的强调一个真理而牺牲了另外一个。但在进一步讲论之前,我要说,要是我能参与,就绝不会发生这样的事。因我会竭力诚实地将我所学的真理讲出来。倘若你认为我的教导与神的话语不合,那你就拒绝吧。但要小心,如果它合乎主道,你就要自负拒绝的风险。因我一旦交付你,你若不接受,责任就是你的了。

今早我要讲两点内容。第一点,拯救的工作取决于神的意志,而非人的意志。第二点,同样确实的教义,就是人的意志在拯救的工作中有它恰当的位置,是不可以被忽视的。

首先让我们来看第一点:拯救归根到底是在于神的意志,而非人的意志。

经文说:“这不在乎那定意的,也不在乎那奔跑的,只在乎发怜悯的神。”清楚说明了,任何人得救并非因他定意的,乃是神定意的。这与另外一节经文是一致。经文说“不是你们拣选了我,是我拣选了你们。”从起初到最后拯救计划首尾相连、环环相扣,基于神绝对的意志,而并非受造物的意志。

对于这一点,我们认为可以从两三个方面来证明:

第一, 我们认为有一个比喻给了我们强有力的论据。
第二, 神所有的工作都有某种共同点。如一位画家画了三幅画。这三幅画会在风格上有某些相同之处,叫你晓得它们是出自一人之手。再如一位作家,写了三本不同主题的书。然而在总体上会有某种一致的特质,让你断定“我确信这三本书都是同一个人的作品。”现今,我们发现大自然的工作通常与神护理的工作是一致的。大自然和神的护理是如此,那么更伟大的神圣恩典工作也是如此。请你转向创造的大工。在这些工作都不存在的时候,就是太阳未生出,年轻的月亮未上轨道,星星也不存在,甚至看无边际的宇宙也不存在。唯独神,没有任何的受造物。我要问你,神与谁商量了?有谁教训祂?有谁在会发言指教、引导神的智慧呢?创造与否,岂不取决于祂的意志吗?当创造只是祂思想里蒙孕育一个的胚胎时,岂不是由祂保存,岂不由祂的意愿决定的吗?当祂要创造的时候,祂岂不是在行使自己的判断力和意志,来决定创造什么、如何创造吗?如果他要把行星造成球体,除了自己的意志外,这有什么原因吗?如果他决定了要它们在圆形的轨道而不是别的轨迹运动,岂不也是主自己的意志令吗?

当我们所住的地球,从祂创造的手跳入阳光照射的轨道,这岂不也是按照神的意志行吗?除了耶和华,还有谁命在那里喜马拉雅山抬头穿云霄,有谁命定海中的大深洞深插地心之处呢?除了神,又有谁立定一面是金色荒凉的撒哈拉沙漠,另一边是在海中欢笑的热带小岛,为自己的青翠而喜乐呢?我要说,除了神还有谁呢?在一切的创造中,从最小的分子细胞到站在宝座前的高大的天使长,创造中都贯穿神意志的运行。弥尔顿代表永恒之神,所说的话十分正确“我的良善是最自由的,造作与否,必然和意外,都命令不了我,我所定意即为命运。”

祂按自己所喜悦的创造。祂按自己所选择的造它们。窑匠按照自己的意思塑造泥土,按他的意愿制造器皿。你以为神放弃了恩典的宝座吗?祂在创造中作王,岂不也在恩典中作王吗?祂是大自然绝对的主宰,岂不也是更伟大的创造新生命的王吗?祂岂不也是,使万物一新再造之物的王吗?

但就神护理的工作而言,我想无人争辩。在护理的事情上,神按照自己的旨意命定万事。若有疑惑,那我们可以听尼布甲尼撒王蒙神管教后,为自己的骄傲悔改所说的惊人之语“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为虚无。在天上的万军和世上的居民中,他都凭自己的意旨行事。无人能拦住他手,或问他说,你做什么呢?”

人类的历史从起头到尽头,神的旨意必要成就。即便会是一场浩劫,可能会造成一些次要的起因,或人类罪恶的行为,但所有的一切都蕴含在第一因之内了。如果想象一个人的活动逃脱了神的预知或预设,那么所有的事情都能如此。那么万物就会飘到海里,无锚无舵随波飘荡,成为狂风的牺牲品。神护理之大船若有一处漏水,整船就会沉没。全能的神哪怕放手片刻,它也必会被撞得粉碎。但神的子民都大得安慰地确信,神让“万事都互相效力,叫爱神的人得益处。”神凌驾一切,统治、掌管人所有的活动和所发生的事。在看似恶的事中,祂仍能创造美好,更美好,在无限的进步变得更好,而这依然是照祂旨意来行命定万事的。

你以为祂是护理中掌管的王,而非恩典中的王吗?祂是否已放弃用血赎回的土地管理权而由人来执掌,仅留下一般护理作为自己唯一的管理区域呢?他并没有放松护理大战车的缰绳。你以为基督驾恩典战车出巡的时候,这是一辆不被牵引的马匹而行或随机驱动的车,或是受人反复无常的意志驱动呢?哦不!弟兄们。就如笃定神的意志是宇宙的轴心,就像确定神的意志是伟大护理强有力的心脏,能把跳动的脉搏传递到人活动的最远的肢体中一样的确信。所以在恩典中,我们放心因祂是王,定意做祂所喜悦做的事。祂要怜悯谁就怜悯谁,要呼召谁就呼召谁,要开启谁的心灵就开启谁的心灵,尽管人心坚硬,故意拒绝基督,但祂还是要实现自己的计划与命定,这些一件都不会落空。那么我们认为这个类比,能帮助我们加强对经文宣告“拯救不由人的意志来决定”的认识。

其次,我们认为,对立的理论会带来极多的难题。

事实上我们无法直面这些难题。如果我们的看法有问题,那对立的看法的问题就比我们多十倍。我们相信拯救取决于神的意志,我们认为这些关于依靠上帝意志救赎的难题,主要在于我们无法完全明白神的事情,无法对其进行正确的判断。但对立看法的难题并非基于此,而是在于上帝已经清楚地启示出某些伟大的真理,这些真理与对立者的幻想明显的对立。根据他们“拯救取决于自己意志”的理论,你首先要面对的问题是,该理论使神的旨意,在拯救的伟大计划中,变成完全要依附在其他条件上。在所有的事上,你都要加个“如果”。基督可能会死,但根据他们的理论,祂却不一定能救赎很多人。不!是不能确定祂能否救到任何一个人。因照他们的理论,救赎的有效性不在于它本身内在的能力,而在于接受救赎之人的意志。

因此如果人是自己邪恶心灵的意志之奴仆──我们知道人就是这样,不愿屈服神恩典的邀请。那这种情况下,基督的赎罪就无价值、无用处,是徒然的了。因无一灵魂会被拯救。即便按照该理论有被拯救的灵魂,那这价值也不在基督的血本身,而在赋予它价值的人类的意志。因此,救赎就变成偶然的了。十架摇动、宝血无力地落在地上,救赎就变成不确定的事。神预备了一个天堂,但进天堂若要取决于人自己的意志,那么天堂可能没有人进来。

有一眼满了宝血的泉源,除非神的旨意和能力吸引人来到这里,否则无人愿到泉源里洗去自己的罪。你能看到任何恩典的应许,但无法对应许说“这定是大卫的怜悯。”事实上,因为有了一个“如果”,“但是”,“也许”,“有可能”,那缰绳已不在神的手中。车辖也从创造的车轮中卸下。整个恩典和怜悯的有机体,变成由人的意志驱动的机遇原子而一无是处。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无人知晓。照这个理论,我们不晓得是神得荣耀还是罪恶得胜。哦!当我们回到古板的教义中,把我们的锚抛在那稳固的、按着自己意旨所喜悦的,让万事互相效力的,神的永恒旨意和计划之上,我们是何等欢喜。

那另一个难题,不仅任何事都变成依附条件的了。在我们看来,人就变成了宇宙的最高统治者。根据自由意志的理论,耶和华想要做好事,但是为了明白祂的旨意是什么。祂必须把祂的意志屈从于自己的创造物如同哈巴狗(男仆)一般。神的意图是好的,也要这样行。但祂不能,因祂遇上一位不愿意让神成就好事的人。

诸位!你们所做的就是要把自有永有的神拉下宝座,把这堕落的受造物人拉上宝座。因照你的理论,人决定一切。人的决定就是命运。命运一定要归在某处,要么归于神,要么就归于人。若归于神的意志,那耶和华神为主宰,就坐在祂荣耀的宝座上,万物都服于祂。世界就安全了。如果不是神的意志,那就是把人放在宝座上,说“我定意”或“我不定意。若由人定意,那我就上天堂。若由人定意,那我就是藐视神的恩典。若由人定意,就能胜过圣灵,比神强大,比全能者强。若由人定意,基督的血便失去果效,因为我比这血更有能力,比神儿子的血更有能力。尽管神有祂的旨意,然而我要嘲笑祂的旨意。因我的旨意能叫祂的旨意站立或跌倒。

嗨,你们这些相信“人的绝对自由意志”的人啊,如果不是无神论,那就是拜偶像的。这是把人放在神的位置,我因此极其惊恐,因它使神最伟大的工作,就是拯救人的工作成败决于受造物的意志。我可以,也必须按着这节经文最完整的意思夸口“这不在乎那定意的,也不在乎那奔跑的,只在乎发怜悯的神。”

我们认为,人已知的反对救赎而要依靠自己的意志,这是一个非常具有争议的事情。因此极大地证实了拯救取决于神的意志。是神选择了人迈出了第一步,而非人这个受造物。先生们,立足于“人凭自己的自由意志就能到基督里来”的理论,你们怎样看以弗所书2:1中关于:“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”的这段经文?你会说这只不过是比喻的说法。好!我姑且同意,但它是什么意思?你告诉我它的意思是灵里是死的意思。好!那么,他是如何有愿意做出正确属灵行动的事情呢?

他的生命本是愿意作恶,且只愿作恶、不断作恶。他是死的,没有愿意做属灵的好事。你不知道吗?在另一处经文中,他甚至不能分辨哪些是属灵的事情。“然而,属血气的人,不领会神圣灵的事,反倒以为愚拙。并且不能知道,因为这些事惟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。”

嗨,他甚至没有”灵”来分辨这些事。他只有一个魂,一个身体,但在他重生的时候被植入了神的话语称为“灵”的第三个要素,而他对此一无所知。他乃是死的无力的,被视为死人,也没有使人活过来的灵。你所说的事,他不能做。

那么再者,你怎样理解主对听祂道之人所说的这句“然而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”的话呢?面对这节经文,自由意志会在哪里呢?当基督明确地说他们不肯了,那谁还敢说他们定意要呢。你说:“啊,但是如果他们肯的话,他们是可以的。”亲爱的先生,我不是说这个,不是说他们肯不肯。问题是他们会这样做吗?我们认为他不会。因按着人的本性而言,他们决不会定意做的。人是败坏、犯罪至如此地步。他们的骄傲和淫念是那样厌烦、憎恶拯救之道。除非命定该计划的神,改变他的本质,降服他的意志,否则他不能也不愿意。

请留意,人的罪就是这种顽固的意志。对此他没有开脱的借口。因为他不肯来,所以是有罪的、被定罪;因为他不愿相信基督,他便被定了罪。然而,事实并没有因此而改变。若由着他的本性,那他还是不肯来。那么若人不肯,他怎么可以得救呢?除非神让他愿意;除非那位创造人心的神,以某些奥秘的方法,触动人的心泉,让它与本性逆流而行。

然而,还有另一个证据更接近我们的根本。拯救取决于神的意志,这是与所有神的子民的普遍经验相符的。你会说:“司布真先生,你还年轻着呢!”没错,确实如此。但我与基督教会各层面的人有很广泛的来往。我郑重声明,没有一个人说自己是出于本性而非神帮助,就能到基督的面前的基督徒,更别说真的基督徒了。普遍来说,我相信无一例外。神的子民都认为,自己是被圣灵改变的。若不是神恩典改变他们的意志,他们还会和其他人一样,拒绝到主面前。在卫斯理先生的赞美诗中,有些赞美诗比我更加强烈的坚持这一点。因为他让罪人的口发出祈求,祷告神强迫自己因恩典而得救。我当然不反对如此强烈的用词。但这证明了一点,在众基督徒中,无论阿民念主义还是加尔文主义,不管他们的教义如何,他们在经历上是一致的。我不认为有人会拒绝这样唱:“哦!是的,我真爱耶稣,因他先爱我。”

他们也不会认为自己的这首诗歌有错──“是一样的爱铺设筵席,迫我们来此甜蜜宴席;否则我们依然在拒绝,并要死在罪中。”

我们拿起冠冕说:“这要给谁戴上?在拯救的那一刻是谁掌权?谁拍板叫罪人得救呢?”上帝的普世教会,抛开他们的信条说,“拥戴祂为王,拥戴祂为王,给祂戴上冠冕,因祂是配。祂使我们相信,祂成就这事,颂赞归于祂,直到永永远远。”让我无法想象的是,人会相信和他们亲身经历相反的教义。把一些自认为是宝贝的东西放在心上,却不理睬自己内心已把它定为谎言的事实。

但最后按论证的方法,在最后搬出我们最有威力的武器。归根结底,我们不是从类比的论证,从相反立场的困难中提出的理由,从已知的人性的软弱中推论,甚至从经验中推论出什么,就能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。人当以训悔和法度为标准,他们所说的,若不与此相符,乃因他们里面没有光。那么,请允许我让你们打开圣经,看看圣经是怎么说的。

首先,关于神救赎的预备和拯救的计划。从以弗所书1:3:“愿颂赞归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神!他在基督里曾赐给我们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:就如神从创立世界以前,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,使我们在他面前成为圣洁,无有瑕疵;又因爱我们,就按着自己意旨所喜悦的,预定我们借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,”从这个内容中,你会注意到一个双关语,就是按着祂意旨和祂所喜悦的。在原文中没有比这用词更强烈的表达,来表明这件事情完全绝对取决于神的意志的。

那么看来,在拣选祂子民这件事上,叫他们得儿子的名分,是根据祂的旨意。到目前为止,我们的确认同使徒的见证的。

然后,在9节中:“都是照他自己所预定的美意,叫我们知道他旨意的奥秘,要照所安排的,在日期满足的时候,使天上、地上、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同归于一。”那么,这样看来使一切得救的人,在基督里同归于一的伟大目标与结果,都是按照祂的旨意成就的。难道还有什么比这个证据更有力地证明,拯救取决于神的意志的吗?

此外,在11节:“我们也在他里面得了基业;这原是那位随己意行、做万事的,照着他旨意所预定的,”照着祂自由无偏见的旨意,唯独祂的旨意。关于救赎和永远的旨意,救赎是按着神的旨意,你记得在希伯来书10:9,耶稣对父说的话:“后又说:‘我来了为要照你的旨意行’;可见他是除去在先的,为要立定在后的。我们凭这旨意,靠耶稣基督,只一次献上他的身体,就得以成圣。”所以,那在加略山上献上的救赎,就跟在创世以前的拣选一样,是神旨意的结果。这里没有什么可争论的。要点在于我们的新生,在此我们不容任何不同意见。请翻开约翰福音1:13。在世上无言语可以比这节经文,更强烈地否认了人意志的虚假宣告的:“这等人不是从血气生的,不是从情欲生的,也不是从人意生的,乃是从神生的。”

与此同样清楚的一节经文,是在雅各书1:18:“他按自己的旨意,用真道生了我们,叫我们在他所造的万物中好像初熟的果子。”在经文里面,这些不是唯一一处关于结束所有争辩的,用最强烈的语言写下来,表明是神的意志和旨意的果效的重生的经文。成圣是重生的结果和发展,这也是按照神圣洁的旨意。在帖撒罗尼迦前书4:3中,我们看到:“神的旨意就是要你们成为圣洁。”还有一节经文你们定要看的是约翰福音6:39。在那里,我们看到神子民的坚忍、蒙保守、复活和得永远的荣耀,而这一切都取决于神的意思。“差我来者的意思,就是他所赐给我的,叫一个也不失落,在末日却叫他复活。因为我父的意思,是叫一切见子而信的人得永生。并且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。”要认定了,这是圣徒上天家的原因。因为约翰福音第十七章记载耶稣祷告说:“父啊,我在那里,愿你所赐给我的人也同我在那里。”我们最后要留意新约圣经所赐给我们的每样福气,这些都是按着神的旨意,如同抛锚的船。同样,我们所领受的每样福气,也都定于神绝对的意志和旨意之上。祂是按自己的意思赐下怜悯,如同赐下各样属灵的恩赐一样。关于这一点我们就讲到这里。

下面,我们讲第二个伟大的真理,即人的意志在拯救这件事情上,也有它恰当的位置。

“愿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。(启22:17)”根据这节经文和圣经其他处经文,看到人是有一个意志的存在。这似乎说很清楚得救不是被迫的。当一个人接受基督恩典的时候,不是逆着他的意志而接受的。当一个人恨恶赦免就不得赦免。若人说:”我不希望在主里喜乐。”他就得不到喜乐。不要以为人的身后都有推着他进天国的天使。他们必须要自愿的去,要不然他们根本就进不去。我们蒙拯救不是逆着自己的意志。

请你注意,你的意志不是被取走了。因为神不是来把有理智的自由的人变成一部机器。神把奴仆变为儿女,不是藉着拔掉人的意志来实现的。在恩典之下的我们与罪中一样是自由的。错!当我们在罪中我们是奴仆,当神的儿子叫我们得自由,我们就真自由了,在这之前我们是没有自由的。

艾斯金谈到自己信主的时候说,他是完全自愿违抗自己的意志奔向基督的。他的意思是,在基督来之前,他的意志一直都是这样,自己是违抗旧有的意志的。但当基督来了,他是完全自愿来到基督面前的,愿意被拯救的。不对,这个词太冷冰冰的。他是欢喜快乐的,仿佛毫无恩典的束缚,欣喜若狂地接受了基督。然而我们坚持并教导,人的意志是未被忽视的,人也不是逆着自己的意志被拯救,乃那是神意志的结果、圣灵的工作。祂改变人的意志,在神大能的日子让人愿意。圣灵在他们里面动工,让他们愿意做他自己所喜悦的事。

圣灵的工作符合人性原有的规律和构成的。无知的人、属肉体地人,谈论圣灵在心里的动工,好像人心是一团肉,圣灵改变人心。弟兄们,你我的心到底是怎样被改变的?劝服岂不是常用的工具么。一个朋友把我们从前不晓得的真理摆在我们面前。他恳求我们,以新的眼光来看。然后我们说:”现在我明白了”。这时我们的心就被改变接受这件事情。在此,尽管没有人的心是可以被道德劝说改变的。然而,我们能觉察到圣灵在他心里面的工作。在手段上是对人思想有福的劝导。我不是说人因着道德劝说而得救,或者这是第一因。但我认为这常常是眼见的手段。

至于隐秘的工作,有谁晓得圣灵是如何动工的呢?“风随着意思吹,你听见风的响声,却不晓得从哪里里来,往哪里去。凡从圣灵生的,也是如此。”然而,就我们所能看见的而言,圣灵向人心启示真理。因此人能从与之前完全不同的眼光看待事情。然后,从前那意志硬如铁的颈项欢喜地低下头,负上他曾藐视的轭,欢喜快乐地负上。但请注意!人的意志并没有消失,也不是被当做机器人,更不像被打磨的大理石,被削平磨滑的木头,神乃按照意志当受对待方式对待它。神的灵在人的头脑里动工,以一种和思想定律相当一致的方式动工。因此,在基督耶稣里人按着神的意志被塑造一个新的人,自己的意志得到祝福并心甘情愿地降服。

那么,请留意!我的这些话是要向所有被困扰的人讲的。给予被更新的人一个最有福的恩典的表记,到这种程度,若有任何人愿意被基督拯救,若他愿意自己的罪藉着宝血蒙赦免,若他愿意依靠基督的救赎,靠圣灵的大能过圣洁的生活。那么,这就是神的灵在他心里所动的、一个神秘之工的蒙福记号。若这是真正的愿意,我敢说这人离天国不远了。我不是说他已经得救了,或他自己断定得救了。我乃是说一件工作已经开始了,在里面有拯救的萌芽。你若愿意便可放心,神是愿意的。人啊,你若关心基督,他则更加关心你。若你对祂只有一丝真正渴慕的火花,这点火花也是从祂爱你的火焰中生发的。他已经吸引你。否则你决不会寻求他。你若说:“耶稣,到我这里来。”这是因他已到你这里来了。尽管那时你还不知道,他已经寻找你如同寻找迷失的羊。因此,你便如归家的浪子一样来寻找他,是他打扫整间屋子来寻找你,如同那位扫遍屋子寻一块钱的妇人。现在,你寻找祂如同走失的孩子寻找父亲。让你这份到基督这里来的愿意成为一个充满希望的迹象与征兆。

还有一点,让那些真心寻求神的人来听我说。当你愿到基督这里来的时候,你就会得到一个特别的应许。

亲爱的听众们,你们晓得我们在教会不是只讲单面的真理,乃是努力传讲整全的真理。一些生命幼小的弟兄,他们听完一篇教义性很强的布道,就变成了极端加尔文主义者。当他们在听我们向可怜的罪人布道的时候,就不能理解了。反倒说这是似是而非的福音。请相信我,这不是似是而非的,乃是真真切切的真理。面对所有的真理,我们向你们说“是”,把一切“否”归给非神的教义。当罪人愿意到基督面前的时候,他就能得救吗?答案是“是”。如果他真的来了,那岂不是因神带他来的吗?是的,对任何启示的真理,在神学里是没有”否”的。我们不会向一个词关门,对另外一个却开门。那些这样做的人,当他们向可怜的罪人传福音的时候,有一些“是是非非”说法。只要神把任何的愿意给了一个人,他就马上有了一个特别的应许。而在他得到这愿意之前,他就已经得到一个邀请。在他有任何的愿意之前,他就有相信基督的责任。因为给他相信的权利不是来自人。人要顺服神的命令而相信。神命令各处的人都要悔改,这乃是他的伟大命令。“相信主耶稣基督你就必得救。”“神的命令就是叫我们信他儿子耶稣基督的名。”因此,相信是你的权利和责任。一旦你有了这份愿意,你就有了特别的应许──“愿意的都可以来。”这是一个特别的邀请。我认为这是神发出的特别呼召。

你们晓得约翰·本仁是如何描述这种特别的呼召的。“母鸡整天在农庄里咯咯叫,这就是福音的普遍呼召;但她看见天上的一只老鹰,她就发出一声尖叫,叫她的孩子们来躲在她的翅膀底下。这就是特别的呼召,他们来就安全了。”

我讲的经文对你们中的一些人是特别的呼召。可怜的人!你愿意蒙拯救吗?“哦!先生我愿意,真的愿意。但我不可以用这个词。如果我可以得救,我愿奉献我一切。”你是说为了买到救赎愿意奉献吗?“哦!不!先生!我不是这个意思。我明白救恩是买不到的。我知道这是神的恩赐,但我若蒙救赎,我便别无所求:”

“主,按你意志否定我,只求你能缓我罪;恳求近你脚前,赐我基督,否则我必亡。”

嗨!那么,主今天早上就在对你说话,若祂这话不是对教会其他人说的,那祂定时是对你说的”愿意的都可以来。“你不能否认。当我们发出普遍的邀请,你也许用种种方法不听,但现在你不能。你愿意,那就白白地来取生命的水喝。”难道我不应该先祷告吗?经文没有这么说。它说“取生命的水喝。”难道我最好还是先回家预备自己,预备好了在来吗?不,取生命的水喝,现在就取生命的水喝。你站在泉源边,水正在流淌,你愿意喝就是从一旁的人群中被挑选出来的,你就收到这建造喷泉之主的特别邀请。祂说:“这是对你的特别邀请,愿意的来喝吧。”你说:“先生,我要先回家洗干净我的水壶。”他说:“不,来喝。”“但先生我要回家向你写一份申请。”“我不需要。”他说:“现在就喝,现在就喝。”你会怎样做呢?如果你快要渴死了,你就会低头喝水。人啊,现在就这样做吧。现在就相信主耶稣基督能救你。现在就把你的灵魂交托在他的手中。不需要预备,愿意的就来白白取这生命水喝。取这水,就是信靠基督。来接受祂作你的一切,安息在祂里面。哦!你现在就这样做吧!你是愿意的,神已经使你愿意。

当十字军战士听到隐士彼得的声音,听到他恳求他们去耶路撒冷,把入侵者赶出去。他们马上高呼:“神的旨意呀。”每个人剑拔出鞘前往圣城,因为神的旨意如此。所以,罪人来喝吧!这是神的旨意。信靠耶稣是神所愿的。如果你愿意这样做,这就是成就此事的标记了。

“父,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。”罪人!谦卑俯下身喝那从耶稣流出的神圣的源泉,清澈的活水。让我们在天上说,“神的旨意已经成就!哈里路亚!哈里路亚!”“这不在乎那定意的,也不在乎那奔跑的,只在乎发怜悯的神。”然而“愿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。”阿们!

Stay Connected

212,618FansLike
106,734FollowersFollow
26,812SubscribersSubscribe